“雞娃”路線背離了教育正途
2019-12-19 11:51:49      來源:中國教育報

最近,“雞娃”一詞正從補課圈、報班圈的調侃用語,堂而皇之地上升爲一種文化現象。所謂“雞娃”,即指“打雞血”的孩子,他們不斷被父母安排上各種補習班,參加各種等級考,拿各種證書。一線城市中的“雞娃”現象,幾乎成爲一種集體焦慮的投射,家長們見面時的寒暄,已經變成:“今天,您雞娃了嗎?”據說,他們之間流傳著一個看似荒誕實則寫實的段子:“一個4歲的孩子英語單詞量1500夠不夠?”“在美國夠了,但在海澱(北京)肯定是不夠的!”

若站在社會經濟的角度看,“雞娃”現象的出現,並非瘋狂或焦慮的結果,相反,其幾乎是一種理性選擇。譬如,從全球的視野來看,歐美同樣存在著“雞娃”現象。據耶魯大學統計,2012年美國父母陪娃的時間是1976年的3.5倍。也就是說,美國的小孩並不總叫人羨慕,那種無憂無慮的散養式教育,對他們而言,同樣是一去不返。那爲什麽越是發達地區、發達城市,“雞娃”越是普遍呢?應該說,這主要與教育回報率有關。

當一個地區的經濟相對均衡,由勤奮、智慧所增加的收入,並沒有大到可以影響生活質量時,人們去“雞娃”的動因就很小。家長也好,學校也罷,多會選擇相對寬松、自然的教育狀態。而一旦整體經濟起飛,由知識、技能所帶來的收入會成倍、成十倍地拉開差距,甚至由此造成社會階層的持續分化、轉變、躍遷時,教育就成了香饽饽。其對社會、經濟、家庭的較高貢獻,讓市場推動變相競逐,讓文化造就跟風心理,慢慢成爲稀缺、優質資源的代表。大城市的生活,由于各項成本開支大,社會階層懸殊比較明顯,這種競逐性自然就不斷升級。

但教育不是經濟的附屬物,它有著自身的規律性。人性總是趨利避害的,出現“雞娃”這一經濟和社會現象,一點不奇怪,更不用苛責;但以此來代替教育本身的規律性,無視兒童的發展需求,單以分數、等級、證書等線性指標來“量化”和“打造”孩子,那就走火入魔、誤入歧途了。

實際上,由于發達國家的經濟起步較早,他們對“雞娃”的研究是值得我們借鑒的。德國對教育曾有過一次激烈的討論,教育應該是以遊戲爲中心(即“散養式”),還是以學科學習爲核心(即“雞娃式”)?他們比較了50個以遊戲爲中心的幼兒園與50個以教授知識爲中心的幼兒園,並持續跟蹤了多年。結果發現,孩子提前學習的優勢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大、那麽持久,最多只能保持到小學四年級。從四年級開始,他們的成績會出現斷崖式下滑,特別是在閱讀和數學方面劣勢更甚,同時,在社交和情感上也出現一定程度的滯後,不如同齡的孩子了。

這一教訓,我們古人早就用拔苗助長給解釋過了。人,雖貴爲萬物之靈,但也和萬物一樣,都著自己的生命季節。教育的任務,不過是在合適的時間、合適的條件下,給予學習者恰如其分的幫助。我們所擔心的,不是“雞娃”這一現象本身如何,而是它可能造成“雞娃效應”,誤導更多的家長、更多的地區不顧自身實際條件,盲目投入到無休止的教育競爭中,加重孩子和家庭的負擔。

在社會、經濟轉型的時代浪潮下,給娃打雞血並不可怕,關鍵在于“把娃當娃”,讓童年回歸本質,摒除過早的功力算計,抛棄空洞的道德說教,一切均按教育的規律辦。大家不妨在寓教于樂、在躬身示範、在潛心引領無聲滋潤之下,讓孩子愛上學習,自創、自練、自強成爲一個個“小學霸”“小學神”,這可能才是無數“雞娃”所應思考的正道。(中國教育報 作者邱磊系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金沙中學教師)

編輯:劉雄斌 責任編輯:孫紅亮

廣告熱線:(0871)65364045  新聞熱線:(0871)65390101

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5390101  舉報郵箱:2779967946@qq.com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3120170004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滇B2-200900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