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化 正文
張千一的雲南情
光明網    12-20 11:03:59

2005年的春天,我在昆明出差,偶遇張千一先生。他眉清目秀,溫文爾雅,謙遜低調,完全沒有大作曲家的派頭。聽說他到雲南采風,我禮節性地邀請他到滄源一訪。他問我滄源怎麽走。我說,從昆明乘飛機到臨滄,再從臨滄坐汽車一天,並且都是山路、泥巴路,很遠。沒想到,沒過多長時間,我真的在滄源見到了他。他和佤鄉群衆交談互動,一起喝水酒、吃手抓飯,一起唱歌跳舞,似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。

我在滄源工作期間,張千一多次踏上佤山,走遍村村寨寨。他虔誠地拜當地的民間藝人爲師,聆聽佤族故事,請他們吹、拉、彈、唱,一一錄音、拍照。那段時間,他正在構思創作交響組曲《雲南隨想》。多年後,我在北京欣賞張千一交響音樂會,聽到了《佤山打歌》這一章,感慨萬千。

雨崩村是一個在中國地圖上很難找到的地方。2005年,張千一經過楚雄、大理、麗江、迪慶、德欽,一路北上,到達梅裏雪山腹地雨崩村。10年後,我循著他的足迹也到了雨崩村,那是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藏族村莊。整整8個小時,我們騎一程馬,走一段路,並且是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上爬行,那是對體力和毅力的考驗。在那裏,他寫下了一首《香格裏拉》:“想去梅裏雪山嗎?想看卡瓦格博嗎?請跟我走吧!想聽卓瑪的歌嗎?想喝蘇裏瑪酒嗎?請跟我走吧!我們一同尋找香格裏拉……”

滄源有一首歌叫《想你》:“每天想你無數回,阿哥!想你我就掉眼淚,因爲山高路遙遠,因爲水深要架橋,阿哥!”這正是對雲南山川阻隔的地理環境的真實寫照。張千一自1985年第一次踏上這片紅土高原,至今已數十次到雲南采風,雲南的山山水水他都知曉,雲南各少數民族他都熟悉,梅裏雪山、玉龍雪山、布朗山、基諾山、佤山、瀾滄江畔、怒江峽谷、金沙江邊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作爲地道的雲南人,其中很多地方我都沒去過,這常常讓我感到慚愧。

2006年冬天,在泸沽湖畔,在與彜族同胞徹夜狂歡之後,他寫下了充滿彜族風情的名篇《Ga You La》。“爲什麽你說我走錯了路?難道是我無意中跟尋了你的腳步?爲什麽我會走錯路?難道就是爲了那支古老的歌?還是那些山寨的木屋?……”張千一抓住了彜族的一句諺語——“Ga You La”,直譯出來就是“走錯路”的意思,並以此而展開,妙語連珠,充滿哲理。

2008年,我與張千一在雲縣漂流瀾滄江。他對我說:“你會寫詩,能不能試著寫寫歌詞呢?”得到他的鼓勵,我連夜完成了《依戀瀾滄江》:“悄悄從我身邊流過,來不及思考,來不及表白,留下你的聲音,回蕩在白雲藍天……”這是我和他的第一次合作。

2010年,我到北京出差,他對我說:“我們都對滄源有很深的感情,我們能不能爲佤山寫首歌呢?作爲一個作曲家,如果不能爲佤族寫首歌,我心裏不安呀!”離別時,我說:“咱們朋友之間,心不遠路就不遠,下次再相聚!”他突然大聲說:“心不遠路就不遠,就用這句話寫佤山的歌吧!歌名就叫‘愛在佤山’。”

後來,我們相聚騰沖,一起品讀生活、思考人生。短短兩年時間裏,在心與心的碰撞之下,我們創作出《我在騰沖等著你》《天下和順》《騰沖在我懷抱裏》《在銀杏樹下》《相約騰沖》等20多首歌曲,每一首歌曲背後,都有一段難忘的故事。2011年初,他從北京發來一首歌曲小樣,歌名叫“心不遠路就不遠”:“在銀杏樹下,我們歌唱自己。在夢尋高黎貢的意境中,我們領悟天下和順的真谛。心不遠路就不遠,我在騰沖等著你!等著我等著你,心與心沒有距離!……”這是他用我們創作的幾首歌的歌名串起來的作品,情深義重,每次聽,每次唱,都讓人爲之動容。

數十次到雲南采風,張千一也經曆了很多磨難,留下了不少“佳話”。在紅河,手臂骨折。在德宏,得了肛瘘。據說,在衛生院看病的時候,醫生用電火烤,到了縣醫院,醫生用冰袋敷,在經曆了冰火兩重天之後,他坐著遊泳圈回北京做手術去了。

2012年春節,他帶著他的學生、他的小孩,帶著兩首佤族題材歌曲重回佤山,當地佤族群衆用最古老的儀式載歌載舞,歡迎他們熱愛的音樂家。他此行的目的是告訴他的學生和小孩:藝術源于生活。深入基層,紮根人民,融入社會,是從事音樂藝術創作的必行之路!他言傳身教,教學生尊重少數民族風俗、聽少數民族故事、欣賞少數民族音樂。他給他的學生和孩子上了一堂非常生動的現場教學課。

作为一名长期生活在北京的音乐家,唯有对人民、对音乐饱含真情,才能够那么多次深入雲南、深入少数民族,写出那么多充满民族情感的优秀作品。张千一用脚走,用眼看,用心想,用情写。我由此想到,只要心向往之,就永远不会走错路,路途也不会遥远。(作者羽翼  )

編輯:周然    責任編輯:孫紅亮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