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宗海十二月 | 曆盡千帆 最美的還是陽宗海的四季
2019-12-20 19:31:18      來源:昆明信息港

1

行走在四季的風,吹過迥然不同的風景,始終愉悅著人們的眼睛,那或是一脈相承的人文感召,又或是魂牽夢繞的故土鄉情。正如,我多思的眼眸,始終眷戀著陽宗的一山一水、一花一果、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。

一幀燦爛的風景,雲集瓊音素鬥,斧巒蒼虬,惟在一颦一笑的季節裏,恍惚一朵記憶,迷醉一方賓朋,喚醒一泓砥砺,崛起一座新區。那麽,就讓我們淺唱一首歌,並以優雅的心情去咀嚼吧……

2

春花 一场繁华的盛宴

一年之計在于春。

這個季節,是陽宗最美的表情。每每三月,賞花人絡繹不絕,一如千樹萬樹缤紛的容顔。假如每一朵花都是一張笑臉的話,那麽每一張笑臉也都是一朵花。

人們雀躍著、行走著,也安靜著。或長槍短炮聚焦豐姿,或附庸風雅古典穿行,或焚香弄茶、或青睐櫻桃,或憑湖沈思,淺斟低吟。無論如何,這樣一場明媚浪漫的春事,總是讓人歡喜的。

3

春意正濃。楊橙雲攝

春天,我帶家人前去踏青,每每走進陽宗萬畝花海裏,我總會擡起頭,在纖纖柔柔的花葉間,在細細碎碎的花影裏,尋找前世遺忘的夢。我常常想,前世,我必是一個種花人吧,否則今生爲何那麽鍾愛花?那麽固執地癡迷她、懂她、惜她。每每擡頭凝望時,心裏也總是蹁跹著莫名的感動,說不清,道不明,仿佛每一朵花蕊間都躲藏著眺望著一縷花魂,夜夜吟唱著,一首來自古老河岸的歌,那麽熟悉,那麽攝魄,那麽牽念。

這個時候,我的小孩也會揚起粉嫩的小臉,興奮地大喊:“哇塞,真的好美哦!這難道是天上的雲掉下來了麽?這是在春天盛開的雪花麽?”

4

希望的田野。謝丹攝

風過,吹開一地的白、一地的憐,喚醒清亮的夢、清亮的眼。孩子揚起春風的面,世界綻開柔柔的甜。一頭是粉雕的臉,一頭是玉琢的顔;一頭是舒醒的懵懂,一頭是舒展的翩跹。只一刹那,我從季節的流轉中讀懂了浪漫的流麗,從孩子的眼睛裏看到了萌芽的神奇。一抹清澈的瞳花,一朵潔白的童話,一眸微笑的瞳花,一樹缤紛的童話,所有芬芳的歌謠、溫暖的想象,所有稚嫩的歡喜、單純的盼望,都在風中,都在夢裏,定格成一串一串一瓣一瓣晶瑩剔透的記憶。

紛紛揚揚的,是詩、是季節、是花瓣雨;輕輕柔柔的,是唇、是呢喃、是小夜曲;潇潇灑灑的,是風、是羌笛、是玉門居;纏纏綿綿的,是夢、是懷念、是關索戲,是洞經樂。

就在春花缤紛的季節,關于陽宗花事的消息,宛如一縷清風,吹皺一湖春水,揚起了漫天鳥語花香,四面飄飛。

春天的眼光總是多情和柔軟的,有對梨花的傾聽,有對桃花的寫意,有走進百花的溫婉,也有風過花落的遺憾。春天的花,就像一幅畫,一首詩,靈動了這片美麗的土地,讓那些慕名而至的初初遇見的心,也能萌出星星柔柔的感動。

5

陽宗海黃昏。柴保輝攝

這些物華天寶的美麗精靈,不管是遲暮闌珊還是淺唱低吟,不管是盛極一時還是香消玉殒,不管是淡寫輕描還是濃墨重彩,在我看來都是極美妙的詩、極雅麗的畫。這些馳騁飛揚的筆墨,讓人縱情誦之,婉轉歌之,沈笃思之,唏噓歎之,就在晶瑩的花葉裏,就在馥郁的字句中,曉山之青翠,湖之漣漪,風物之隽永,一種情愫開始跌宕起伏,直至歡快地奔跑。我是如此摯愛著這片熱土,更深深眷念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父老鄉親,我的眼睛和文字常常因爲這片土地變得熾熱和柔軟。

一管箫聲出生塵夢,百花作盞飲清風。吟唱的芳曲,讓我看見時間的鱗片紛紛,一騎紅塵,超越寒冷,迎接春風。白花如雪,缤紛若夢,采一樹蜂飛蝶舞的翩跹,繪成山長水闊的風景,這是對花的依戀,更是對家鄉的向往。

今生,我有一束芬芳的執念,想在屬于自己的土地裏,耕耘一片梨田,再在樹下,在籬笆旁,任性地種上各種蔬菜、各種季節,各種顔色,各種營養、各種清香,然後,等到春天,讓透過花影缤紛的那一枚月亮,癡癡地戀上,我的花樹、我的田園……

6

夏雨 一片甘润的青春

走進夏天,陽宗海的萬水千山已經蒼翠得無與倫比。茂盛的梨園,野花纏繞的山徑,帶著泥土清新的風,風中傳來的鳥語。一幅一幅路過的風景,被一樹一樹生機盎然的綠色點綴成了每個人的青春與向往,澎湃成每顆心的歡愉和呐喊。

陽宗海的夏是明亮的夏,熱情的夏,也是潮濕的夏。夏天的雨說來就來,那樣一場酣暢淋漓的天外飛水,將這片綠色的土地澆灌出了一派鮮亮,也將這個關于綠色的故事講述得分外妖娆。而夏天的雨,總是微笑在密密深深的山林中,盛開在層層疊疊的綠葉上,潤澤在豐豐腴腴的田野裏,煮成一汪熱騰騰的火山溫泉。

陽宗的雨是溫柔矜持的雨,像極了奶奶的蔭丹藍頭巾。每每下雨的時刻,奶奶喜歡坐在落雨的門檐下,手攏著一個竹篾編制的裝納盒,仔細地穿針引線,縫納著五光十色的布殼子。那個時候,溫婉的細節就在雨裏飄飛,那個時候,飽經歲月的目光穿過針鼻透過針尖,安之若素地繡成一只只美輪美奂的繡花鞋。這些奪目行走的藝術品,用古樸的方法縫制,上色考究,爪鑽精選,自然摔花,一段繡花鞋的故事就這樣誕生,流動的色彩,智慧的創意,將手工之美、舒適享受融爲一體,讓人看了愛不釋手,竟不舍得穿在腳下,只願放置雅居一隅,成爲一種賞心悅目的非物質文化。

7

陽宗的雨是厚重沈澱的雨,恰似安靜矗立百年的“龍泉寺”,相傳因九龍尋珠而來,寺裏的九頭龍王樹,太極池,無不靜谧的訴說著那段曆史。偶然來到寺中,安靜地移步逡巡,認真閱讀每一符雕刻的花紋以及紋理中蘊含著的深邃曆史。那個時候,我總在袅袅飛升的幡霧中,在寂寂散釋的清香裏,聽到了歲月叩響門栓的腳步,以及脈絡分明由遠及近的跫音。斑駁的曆史,雲煙一般的故事,總是披著頂禮膜拜的佛袍,蹒跚著步子,認真端凝那山、那村、那檐、那柱、那鍾、那碑。

陽宗的雨是幸福吉祥的雨。這個滋潤著物華天寶的精靈,從陽宗海的北邊,漸次惠顧溫泉、梨園,直至海的最東邊,在潮濕的微濛裏,勾勒出一片又一片古色古香的光景。一霎那,仿佛時光逆流,陽宗海的一花一草,每一眸建築的風格、色調,每一個院落的樸素、別致,每一牆民間繪畫的浪漫、生動,都隨雨聲雨景幻化成一種“穿越”的錯覺,都隨“洞經音樂”走進心頭,走進遠古。

8

築巢引鳳。鄧忠權攝

陽宗的雨是勤勞善良的雨,哪怕雨天,農人們也會披著蓑衣或者雨布荷鋤勞作,每一戶人家,都樂此不疲其樂融融經營著呵護著自己的田園。家家戶戶的牆角都會堆滿了各種各樣果蔬,金黃翠綠酡紅一片,瞧著也讓人豔羨。如果此時你撐著傘或騎車經過農戶的家門前,你的耳畔,總會冷不丁飄來一句熱情地問話:“嗨,這位老鄉,到家裏避避雨吧,天晴再走。”此刻,陽宗山水煙雨蒙蒙,你的眼角內心同樣也會煙雨蒙蒙。澄澈的雨和古樸的民風,已經置入了你的記憶——我來過,你記得嗎?你送過,我記得。

我們曾在居室內把盞邀雨,你聽雨打芭蕉,我行酒煮詞牌。那個時候,一種默契的地久天長和一種坦蕩的推心置腹,就從古老的從前走來,就從咫尺的陽宗海走來,從此,我們喜歡聽雨,因雨覓得一方璧緣。

時間煮雨,也許煮的就是這樣的記憶,這樣的因緣,這樣的不離不棄和一生足以相牽相守的心靈。

9

靜。李宏攝

秋果 一轮丰硕的喜悦

這個秋天,我如約而來。

金燦燦的陽宗,活躍了一衆村莊,聚焦了一樹繁華,圓潤了一輪果香,並跟隨悠悠的晨鍾暮鼓,缱绻在山明水秀的夢裏,欣欣然流淌著清甜。

這是怎樣一個豐碩的故事?只等你來,細細品嘗。

陽宗故土客雲來,田園處處飄馨香。走進秋天,自然而然,就走進了熟透的果園,走進了一幅碩果累累的金秋畫卷。目之所及,是一株株密匝匝綠油油的果樹,是一枚枚或挂枝頭或躲葉後的黃燦燦沈甸甸的果子,是一靥靥脆生生質樸樸的笑容,是一道道或忙碌或安靜的明晃晃清爽爽的風景。

走進果園,泥土的芳醇、水果的甜香撲面而來,繼而,就有舒緩的陶醉、優雅的惬意彌漫開去,似乎被什麽東西撥動了心弦,只一瞬間,心事變得安靜、變得澄澈、變得柔軟。那些單純明朗的欣喜、清涼稚嫩的快樂、樸素委婉的感動,就那樣鮮靈靈地萌發出來,蕩滌著滿腔洗盡鉛華的情愫,也複蘇了一段遙遠純真的記憶——記憶中的家門前,同樣蓬勃了一株枝繁葉茂的梨樹,每當秋天來臨,那些大大小小、黃黃綠綠、紛紛揚揚的果實,就以鋪天蓋地的姿勢,牽引了頑皮的眼光,愉悅著饞涎的味蕾,滋潤出快樂的童年。

沿著果園香徑,徑直向前,我微笑著去欣賞、去品味、去感悟、去解讀——那些能夠沈靜躁郁安撫心靈激發情思的一樹一枝一葉一果。舒展的枝蔓,飽滿的秋實,始終釋放著成熟,昭示著豐收。賞秋當下,高高低低的果樹,星星點點的果子,浩浩蕩蕩的果風,就在我眼前,遼闊成了一片璀璨奪目的果空。

10

遠離城市的喧囂,采風古老的土地。近聽,風兒在枝柯間嬉戲,秋蟬在綠蔭裏輕唱,隨日光灑下斑駁的聲響;遠眺,秋天的果實排列成行,顔色由濃漸淡,呈現一派“萬綠叢中點點黃”的熱鬧景象。秋天的旋律觸動了我,當我逐漸剝離那些走得最急也最美的童稚時光,用一種近乎渴盼的祈禱,告別青澀的爛漫,就在無邪轉身的路上,我看到了花朵的幻滅,嗅到了果實的清馨,觸到了樹木的峥嵘,流光碎影間,所有快樂的音符如同浸水的墨彩,濃妍厚韻,空絕斑斓,幾番漂浮、擴散,氤氲成了歲月深處最隽永的圖騰。古老的歌謠,活潑的成長,凝聚了幸福,溫婉了心,最後,惟將無憂的童年眺望成暗夜裏那根匍匐勇敢的藤,微笑成花冢旁那曲流麗無瑕的歌。

都說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”,那麽,是否“落葉最是滋養物,化作春泥更護家”?!透過滿地的落葉,我仿佛看見,那些晶瑩剔透盤桓無止的靈魂,懷揣慎重又清甜的心事,始終環簇著田野,守護著家園。

原來,所有的開始和結束,都只爲一種斬不斷也揮不去的情結,所有的渴盼和等待,都只爲一輪圓滿又豐碩的金秋;原來,那些堅韌不拔的守望和微笑溫婉的細膩,早已在風裏、在雨裏,在歲月的罅隙中茁壯成長,最後,被時光雕刻成了一串一串五光十色的記憶。

無聲,亦感動……

11

冬岚 一阙明媚的忧伤

我的眼眸,總被一幅一幅風景所吸引,所以每日每夜魂牽夢萦著那山、那水,那人家。然後,在一個冬日,不顧一切地翻越千山萬水,穿過那村莊、穿過那山路,去靠近一棵傳說很久的樹。

近距離觸摸陽宗的晨,妄圖,看到初升的冬陽,沈睡的冬林。這個季節,沒有開花結果的困擾,沒有落葉歸根的情結,這是屬于一個冬天的精致。這個季節,百年的古樹虬枝,任我馳騁,任我悲歡地凝望。

12

當我走進村莊,倏然覺得眼前似有無數“雨塵”漫舞,正如在漏隙著光線的昏暗角落,我們可以看見懸浮在光暈中的塵粒子一樣。那些“雨塵”不絕,輕輕松松就吻上我的臉、鑽入我的袖,皮膚一陣緊致,心事開始蔓延。原來,陽宗冬天的山岚也可以如此紛紛揚揚潇潇灑灑。一如,開在春天的花。

走向岚霧氤氲的山川深處,爬上草木低垂的高高山坡,一任細細密密的霧露浞濕發、浸透裳。心情,也在一片涼涼的尋覓中變得愉悅和爽朗。

放眼眺望,山勢起起伏伏伏,簇擁在陽宗海的山川書林流動著纏繞著一團團濃淡相宜的白霧,像極了三月的梨花雪。遊走的白霧,恰似一杯濃稠的卡布奇諾,自下而上暗騰出一股溫熱的芬芳;又似蕩滌紛擾的雲煙,潇灑來去,纖塵無絆,亦真亦假,恍如仙境。

霧團簇著山,山更雄奇;林掩襯著霧,霧更神秘。枝葉穿霧,葉亦染墨,曲莖交錯,形如鬼斧。偶有鳥鳴騰空,更爲陽宗憑添一絲生動和靈韻。或許,在這個韬光養晦的季節,陽宗又開始醞釀一場關于晴雪的甜美記憶。

蕭山石徑斜,陽宗幸福家。所有烏檐青壁,院落橫牆,果木圈舍,均被岚霧粉飾得棱角圓潤,紋理隱現。柔軟的白色間,隱約滲透出黑的瓦、青的牆、密的林、奇的枝,似一幀剪影,宛一幅水粉,更像一首含蓄的詞令,精蘊不顯廬山,朦胧不失亮彩,寂靜的模糊,清涼的遐想。微笑的小曲中,就有牛鈴聲傳來,劃破厚重,搖白錦瓊葩似雪照醒梨莊。

曙光乍現,天地驟亮,山岚漸淡,萬物俱清。

當村莊開始鮮活,當人們開始忙碌,當牲畜開始覓食,當果園開始抖擻,這個時候,就有潔白的炊煙,從清晨的檐下袅袅升起。

我在一片冬天的草色裏停了下來,停在前生後世的記憶裏。身旁,就是一大棵百年古樹,生長在一個奇妙動聽的傳說中。此刻,寂靜又寂寞的陽宗海,一個人影也沒有,一朵浪花也沒有。所有入目的空、入目的景,都與灰白有關。這一刻,縱然我用上頭腦裏所有與“寂”相關的詞彙,也不夠形容陽宗海的靜。然而,在這浩蕩的寂寂裏,我又分明感知,陽宗海正暗自醞釀著來年的春天盛會。

13

輕輕踩在落葉裏,發出輕脆的聲響,仿佛時間的拔節。

我在陽宗海邊走著,一遍又一遍,當我擡頭,仰望漸漸明媚的天空,秋水長天處,是一望無際的碧藍。在欲說還休的深深草色裏,守護著這個夢想花開的地方。而屬于我的夢,四季流轉的夢,終歸圓滿!是的,我眼中的陽宗海曾是童年的一場歡樂盛宴,華麗炫目,活色生香,終因成長、追逐和忙碌,遺忘了那些單純潔白的憧憬、天真明媚的歡喜、年少不羁的癡狂和頑皮懵懂的期許。此刻,當我轉身,卻對這片專屬我的後花園,竟說不出再見,許多似曾相識的片段和細節開始蘇醒,于這冬日。

我是個喜歡懷舊的孩子,站在某個特定的時間和場合,就會不可遏制地懷念過去——歸夢如春水,悠悠繞故鄉。

14

銀河。李俊冬攝

我一步三回頭,凝望著正在與我漸行漸遠的那山、那路、那水、那人,那轉角處的雲端。

或許,今生今世我都無法走出這片昆明人的“後花園”,在這個冬天,恰好成爲我一個人專屬的記憶。

從此一生,魂牽夢萦。

編輯:俞逍 責任編輯:徐婷

廣告熱線:(0871)65364045  新聞熱線:(0871)65390101

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5390101  舉報郵箱:2779967946@qq.com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3120170004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滇B2-20090009